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林思平主任的故事——金有志等

金有志  張業勝  張敏  李富華  徐烏格

作者簡介:金有志、張業勝、張敏、李富華、徐烏格等五位同志,都曾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做領導管理或醫務工作,現離休居住北京。他們曾和著名胸外科專家林思平同志一起共事,對林思平同志為醫院建設所作出的重大貢獻難以忘懷。《林思平主任的故事》一文,是五位老同志對林思平同志高尚醫德和精湛醫術的回憶。

在春暖花開大地回春的季節,我們駐北京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的三十多名離休老幹部,歡聚一堂,回憶我國著名胸外科專家林思平同志的故事。談起他,大家無不為他的高尚醫德和精湛醫術所折服。

林思平同志是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原胸外科主任。他1917年生在台灣,早年畢業于日本慶膺醫科大學。他是一位堅定的愛國主義者,一生都為台灣的解放、祖國的統一而奮鬥。在8年抗戰中,日寇威逼利誘均未使他屈服,他想方設法從台灣回到祖國大陸參加抗日戰争,1945年在張家口正式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從此,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這個特殊環境裡,他南征北戰,忘我工作,為新中國的誕生和保障廣大軍民的健康作出了突出貢獻。

林思平同志在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工作了24年,參加了解放戰争中華北地區的所有重大戰役,很早就開展了肺葉切除、心導管未閉修複和體外循環條件下心内直視手術,是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胸外科的創始人。他以對黨、對人民的一片赤誠之心,書寫了一樁樁、一件件感人的故事。

給劉伯承司令員做手術

大約是1949年的一天,華北軍區衛生部通知林思平主任,說要給一個病人做手術,請他馬上做好準備,并由錢信忠部長和曹星臯同志給他當助手。他想,這個手術一定會很大。他按照慣例,吩咐醫護人員做好手術前的一切準備。

病人住進了醫院。手術前,他認真給病人作了檢查,确診是急性闌尾炎,應立即手術。手術開始了,林主任見兩位老領導給他當助手,深受鼓舞,以娴熟的動作,隻用了15分鐘就完成了手術。關閉了腹腔後,錢部長這才告訴林思平同志說:“你知道剛才在給誰做手術嗎?”林主任搖搖頭說:“不知道。”錢部長說:“這是劉伯承司令員。”這時,劉司令員已經打好繃帶,面帶微笑地說:“手術做得很好,謝謝林大夫。”緊接着,錢部長對林思平同志解釋說:“手術雖小,但怕術前告訴你以後,心情會緊張。”林主任回答:“謝謝領導的鼓勵,今後不管為誰手術,隻要是病人,我一樣做到細心周到。”

兩次挽救雷團長的生命

1949年4月太原戰役中,我野戰軍一縱隊某團雷團長被流彈炸傷了左腿,擡到前方手術站,因失血多,左腿已無知覺,護士給他換藥都不知痛。雷團長用濃重的四川口音說:“我都沒得知覺了,還打什麼麻藥,快把這腿鋸了吧!”大家看到這位勇敢的團長,都很佩服,但都認為他左腿肯定保不住了。林主任還是仔細進行了檢查,發現雷團長雖然骨頭斷了,但動脈血管貫通,還能摸到微小的脈搏。于是他很快制定出手術方案,一點一點取出彈片,仔細把骨接好,縫合炸開的肌肉及傷口,然後用石膏固定,将病人轉到後方繼續治療。

幾個月後,雷團長就能借助雙拐慢慢行走了。出院之前,他非常感謝林主任,要送他一本書,并說這本書是去年他因肺部中彈被擡下戰場,是一位姓盧的醫生送給他的,還有那位醫生的簽名,他醫術高明救了我的命。林主任接過書一翻,書頁上寫着三個字“盧道龍”。他哈哈大笑說:“我就是盧道龍。”雷團長楞了半天?“啊?你就是那位盧大夫!太巧了!林主任,你這是第二次救我的命了,我怎麼感謝你呀!”這個倔強的四川人豪爽地說着,當即從内衣裡掏出他最珍貴的随身物品——一把精緻的德國造的左輪手槍,送給林思平同志作為永久紀念。

手術室設在最前線

在戰争年代,林思平同志和白求恩一樣,哪裡有槍聲,他就出現在哪裡。部隊行軍打仗,他帶領手術隊總是緊随其後,先後參加了華北清風店戰役、保北戰役、石家莊戰役、平津戰役、太原戰役,多次立功受獎,其中榮立二等功一次,手術隊榮立集體一等功。

在前線臨時手術室裡,林思平主任不顧個人生命安危,多次冒着槍林彈雨搶救傷員。一天,正在搶救一位受重傷的沖鋒連連長,突然敵軍的一顆炮彈飛嘯而來,一聲巨響,在手術室旁邊爆炸了,彈片飛進手術室,把輸液瓶子炸碎了,醫生護士們勸他趕快撤離,林主任卻鎮靜地對大家說:“不要怕,敵人的炮彈不會有眼睛,他們是亂打,一會兒就沒事了。”大家情緒穩定下來,繼續手術,一直把所有的傷員都救治完畢,才離開敵人炮火射擊區。

敏捷果斷排除手術風險

1962年一天上午快要下班了,突然,醫院廣播室播出請林思平主任到手術室。他趕忙跑到現場,隻見婦産科陳快主任為一位病人做瘤子切除手術,正壓着一個出血點,滿頭大汗。林主任知道遇到大出血,他穿好手術衣、帶好手套上了手術台,弄清出血的部位和髒器的關系,鉗子下去一下子就夾住了出血血管,然後問清病人瘤子的性質,分辨出解剖關系,理順血管行走方向,施行了徹底結紮,出血完全止住了。

原來病人患的是子宮肌瘤,造成出血的原因是瘤體較大,剝離中傷了一支較大血管,血液像噴泉一樣冒出,陳主任壓了兩次失敗,隻好壓住血管待援,林主任不僅醫術精湛,而且敏捷果斷,很快排除了這場風險。

權衡利弊選擇治療方案

1968年還在“文革”混亂的年代,林思平同志被戴上“資産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始終把病人生命安危放在第一位。

一次,在為一位患肺潰瘍的病人做手術時,打開胸腔,手術還未進行,病人心髒跳動突然驟停,由于搶救及時,心髒很快複蘇。但對手術是否繼續進行下去卻産生了分歧,一些同志主張繼續手術,林主任不顧當時自己所面臨的處境,經過權衡利弊,主張停止手術。他說:“當然能手術最好,但現在情況已不允許。如果繼續手術,病人可能有第二次心跳停止的危險,采取保守治療的方法,不僅可避免危險,也可減輕病人的痛苦。”經過他耐心解釋,最後都同意了他的意見。将病人送回病房後,林主任親自負責治療和護理,他在氣管鏡下不斷地為病人吸痰,終于奇迹出現:痰内發現吸出了膿汁。他高興地喊起來:“有救了!有救了!”接着,他用當時最好的抗菌素治療,一周後患者病情穩定,一個月後完全康複出院。

連夜奔赴鄉村救病人

1969年秋天,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組成醫療隊,奔赴平山縣孟家莊巡回醫療。一天,醫療隊為一位農民做了甲狀腫瘤手術,不料,患者術後不斷出血,醫生們雖然作了很大努力,出血還是難以止住。

實在沒有辦法,隻好向“大本營”求援,院長金有志馬上派林思平主任出診。時間已是深夜兩點多鐘,他二話沒說,坐了幾個小時汽車,大清早趕到了孟家莊,不顧疲勞,立即檢查病人的刀口,發現有幾條很微小的血管向外滲血。他經過巧妙對血管結紮,使刀口幹幹淨淨,沒有一點滲血才進行皮膚縫合,出血頓時止住了。林主任高超的醫術,醫生護士們都非常佩服,大家都主動向他看齊,苦練過硬本領,努力做到對技術精益求精。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