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張筍的生命仍在延續
   張筍走了,走的是那樣的安詳,
   張筍走了,帶着她對人世間的眷戀,
   張筍走了,也留下了她許多未盡的夙願。
   走過了十八年的行醫生涯,鞠躬盡瘁的六千多個日日夜夜,踏踏實實的四十二個春秋,在把醫生的責任盡到極緻,在把人間的大愛釋放極緻,在把自己的身體貢獻極緻的最後一刻,張筍安詳地離開了我們。
   張筍去世後,政治部的同志們帶着極其沉痛的心情精心地準備着張筍的後事,迎送着各單位前來悼念的人們。政治部劉主任打電話讓我準備一幅挽聯。拿起筆的那一刻,張筍的音容笑貌、維和期間的患難相伴,工作中的點點滴滴,立馬浮現在我的眼前,我構思的兩幅挽聯是:
   音容宛在,為人生,為人死,骨肉連筋,令生者痛斷肝腸;
   流芳百世,好醫生,好戰友,撒手西去,願逝者一路走好。
   以病人為天,仁心厚德,蒼天護佑,生命成永恒;
   把事業當地,奮進勇攀,大地滋養,精神傳世間。
   張筍的追悼會,既沉重,又莊重。軍區韓副司令,聯勤部海部長的親臨,給追悼會增添了幾分規格和隆重。張筍的事迹深深打動着各級首長的心,也深深影響着我們這些身邊的人,激勵着我們全體醫生護士要向張筍學習。
   向張筍學習,就要學習她,當醫生就要當一名好醫生。張筍從醫18年,對病人和藹可親,給人看病不分遠近親疏,為病人開藥開良心藥。十八年來從未出過差錯,未收過一次紅包,未收到過一次投訴。
   向張筍學習,就要學習她,當醫生就要當一名技術過硬的醫生。為病人能看病看好病才是好醫生。張筍讀學士、碩士、博士,又到博士後,求學路上無止境。鑽研技術,SCI論文,科研獎,日日精進,月月求索。
   向張筍學習,就要學習她,當醫生就要當一名敢上前線的醫生。一名女軍醫,為人妻,為人母,兩次出國執行軍事行動,克服了艱難困苦,不畏流血犧牲。七十年前白求恩來到中國援助中國的抗日戰争。七十年後,張筍帶着神聖使命走進非洲,援助非洲的和平行動。
   向張筍學習,就要學習她,當醫生就要有利益他人的善行品質。生命不息,戰鬥不止。身患重病,仍工作在臨床第一線。手術出院不久馬上又走到病人當中。即使在化療期間,也是上午治療,下午查房。她病入膏肓,心中還挂念着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交納特殊黨費,捐獻身體器官。
   向張筍學習,就要學習她,樂觀向上、心中無我的堅強性格。“張筍笑容”已深深印刻在人們的心中。每次見到張筍,她帶給人們的總是那種燦爛的笑容,那種開懷的笑聲,根本看不出她是個晚期病人。希望将軍趙渭忠,非常關心張筍的身體狀況,隔三差五就給我打電話詢問張筍的病情。在張筍的悼唁儀式上,趙将軍說在張筍身上已經創造了奇迹。
   張筍雖然走了,内心卻總揮抹不去已成事實的印迹,她的音容笑貌仍曆曆浮現在我的眼前。其實張筍并沒有離開我們,她的靈魂還在,她的精神還在,她的生命仍在延續,張筍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