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大愛女醫生張筍最後一次捐獻:“生命禮物”挽救三名病危者

■張筍被推進手術室。 本報記者 李志華攝

■家人接過捐獻證書。本報記者 李志華攝

■張筍生前樂觀堅強。(資料圖片)

《生命隻剩下最後幾個月……》

她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剛做完開顱手術的癌症患者。她交了萬元黨費,一半用于貧困病人,一半捐給貧寒大學生。她說,她要回到工作崗位上,用餘下的時間,挽救更多的生命……2013年7月2日,本報A3版以《生命隻剩下最後幾個月……》為題報道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神經内一科副主任張筍的感人事迹。

在至親們的守候和陪同下,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女醫生張筍,生命定格在2014年6月4日下午3點45分,永遠停留在41歲,黃金一般的年齡!遵照張筍的生前遺願,她的一個肝髒、兩個腎髒捐獻了出來。這意味着三名瀕臨死亡的病危者将重獲“新生”。

搶救

大愛女醫生張筍再也沒能醒來

2012年6月的一天,張筍被診斷為腦部膠質瘤,醫生建議其盡快接受手術。不過,張筍并沒有聽從醫生的建議,她藏起了診斷書,直到出現了失語、小癫痫等症狀時她仍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她說,她之所以堅持,就想多工作一天,那樣就有可能多挽救一個生命。

在昨天下午,在最後那一刻,她的諸多同事自發地來看她最後一眼:“願張筍一路走好!願天堂裡沒有疾病!”

昨天下午3時許,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住院部4樓ICU(重症監護室)外和往常一樣,緊張有序,人來人往。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緊張、憂傷。

這緊張與憂傷緣于一個人,他們的同事,他們的患者——張筍。

偌大的走廊很是安靜,這裡有張筍的至親,有自發來看望張筍的同事,還有前來采訪的各大媒體記者。大夥兒都在默默地為ICU内的張筍祈禱、祝福。“希望張大夫能挺過這一關!”一位媒體女記者小聲地念叨着。

遺憾的是,這一次,昏迷中的張筍并沒有如人們期盼的那樣再次醒來。

下午5點20分,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ICU主任王永進向大家通報了張筍同志的救治情況:

6月3日12時許,張筍同志突發呼吸停止,經緊急氣管插管,複蘇成功,判斷為腦瘤晚期突發腦疝;雖經積極搶救,但因腦疝損傷生命中樞,張筍同志一直未能恢複自主呼吸,始終處于深昏迷狀态,醫院分别于6月4日淩晨1:00及3:00進行腦血流圖及腦電圖檢查,結果符合腦死亡标準。雖說如此,醫院仍積極協調軍地專家全力搶救,但張筍的病情無任何向好迹象,再次于6月4日下午3:45進行腦血流圖及腦電圖檢查,結果仍為腦死亡狀态;經專家組嚴格評估,确認張筍目前為腦死亡狀态。

“遵照張筍同志意願,下一步将進入器官捐獻程序。”王永進眼含熱淚,聲音哽咽。世界上沒有一種痛,比得上失去至親的痛。此時,ICU病房内,張筍的愛人馬克強緊緊握着妻子的手,低着頭,一語不發。

41歲,被百姓譽為“白求恩式好軍醫”的張筍,生命就此永遠定格。她是帶着對患者無限牽挂離去的。“她隻有病重了才會休息一下,病隻要稍微好一點,就會投入到工作中。她的心裡總是惦記着病人,前天清醒時,她還在念叨着她的病人。”張筍的一位同事哭着說,今年三月份張筍還參加了醫院組織的辛集義診活動。

ICU外的牆上貼滿了給張筍的祝福語,給她送去祝福的有同事,也有她曾經救治康複的患者。

“張筍,你是落在人間的天使,永遠愛你!”

“張筍,加油,我們一起為你加油。”

“張筍,永遠記得你爽朗的笑聲,我們愛你!”

“好人有好報,永遠愛你。”

“張筍,你永遠在我們心中。”

“願張筍一路走好!願天堂裡沒有疾病!”

捐獻

驚心動魄40分鐘

成功取出三個器官

昨日下午5點30分:在醫護人員的呵護下,張筍被推進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手術室。在推進手術室前的那一刻,丈夫馬克強緊緊抓着病床不願放手,看着病床上“沉睡”中的妻子,一直強忍着不哭的他終于小聲哭泣了起來。

下午6點5分:撤掉呼吸機。此時,手術室内器官捐獻手術醫療隊已全部準備就緒。待得到馬克強的同意後,在河北省紅十字會及河北省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工作人員的見證下,專家們小心翼翼地為張筍撤掉了維持其生命的呼吸機。

下午6點15分:張筍的心髒永遠停止了跳動!生命在這一刻定格了!在接下來驚心動魄的40分鐘内,專家們順利地将張筍的一個健康肝髒、兩個健康腎髒取出。在取上述器官過程中,每一位專家的表情都很嚴肅,不難看出他們這是對逝者的尊重,也是對“生命禮物”的呵護。

傍晚7點15分:集體默哀,深鞠一躬。“讓我們用自己的方式祭奠,并感謝張筍醫生和她至親們的無私大愛!”為張筍恢複好遺容,河北省紅十字會及河北省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工作人員和全體醫護人員為張筍舉行了一個簡短而莊重的儀式,集體默哀,并三鞠躬,“謝謝你,感謝你的珍貴的‘生命禮物’”。

聽聞妻子生前的遺願完成,丈夫馬克強長長出了一口氣:“她生前最後的願望就是捐獻器官,用于那些最需要救治的患者,現在她的心願終于完成了,我們也就放心了!”

張筍是我省有史以來第七例、今年第四例器官捐獻者。

記者從河北省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獲悉,張筍捐獻的肝髒和腎髒将被移植至省内外三名患者的體内,這意味着三個瀕臨死亡者重獲“生命”。

親人眼中的張筍

她是那樣的開朗與堅強

在所有的親人們眼中,張筍是那樣的開朗與堅強。“她總是說,她要做最後一點貢獻,她想做一個好醫生這樣的話。”張筍的大姑姐馬女士說,即便是在她生病後,她滿腦子還是想着病人,她的手機總是24小時開機,即便是患病在家休息時,她還總接到病人的咨詢電話。

“沒事了!我好了!”這是張筍生前對家人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她總是這樣鼓勵自己,鼓勵我們!”張筍的愛人馬克強哽咽地說:“即便是在這次病重期間,她仍這樣安慰我們。”

借用新華社的一篇報道,讓我們重溫這位“白求恩式好軍醫”吧:張筍,漢族,河北省辛集市人,1972年1月出生,1996年畢業于西安醫科大學,同年被接收入伍,博士後學曆,副主任醫師,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神經内一科副主任。作為一名沐浴着黨的創新理論成長起來的黨員,她對黨絕對忠誠,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攻讀博士後畢業時,婉言謝絕導師的誠懇挽留,毅然回到祖國,把全部精力獻給國防醫學事業,體現了一名黨員堅定的政治信仰;作為一名臨床科室專業技術過硬的醫學專家,她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把醫學事業看得高于一切,對待患者視如親人,為了患者勇于犧牲一切,在自己身患晚期癌症、生命垂危的情況下,依舊堅守在工作崗位上,展現了一名新時期白求恩傳人的時代風采……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